當前位置: 首頁 > 稅手邦 > 大咖說稅

2018年度十大法律監督案例

檢察日報 鄭赫南 徐日丹 戴佳 史兆琨 閆晶晶

1.最高檢成立專門辦案組對張文中案同步審查監督,張文中被改判無罪

2018年1月下旬,最高人民法院對原審被告人張文中詐騙、單位行賄、挪用資金案決定再審后,最高人民檢察院高度重視,成立專門辦案組,依法對張文中案同步進行審查,履行法律監督職責。

最高檢辦案組在認真審查案卷材料、調查核實證據的基礎上,堅持客觀公正立場,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依法對張文中案提出檢察意見,與最高法共同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維護司法公正和法治權威。2018年5月31日,最高法對原審被告人張文中詐騙、單位行賄、挪用資金再審一案進行公開宣判,撤銷原審判決,改判張文中無罪,同時改判原審同案被告人張偉春、原審同案被告單位物美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無罪,原判已執行的罰金及追繳的財產,依法予以返還。再審中,最高檢指派4名檢察員出庭履職,他們認為,原判適用法律錯誤,導致定罪量刑錯誤,建議依法改判張文中、張偉春、物美集團無罪。

張文中再審案件,是在全面依法治國、加強產權和企業家權益保護的大背景下,司法機關依法糾正涉產權和企業家冤錯案件的第一案,充分體現了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的堅定決心,充分體現了國家依法平等保護非公有制經濟的政策精神。最高檢依法履行法律監督職責,對張文中案同步進行審查,是檢察機關貫徹落實中央保護產權和企業家合法權益重大決策的具體實踐。

2.檢察機關提起全國首例英烈保護公益訴訟案,被告曾云被判處公開賠禮道歉

2018年6月12日,江蘇省淮安市檢察院提起的全國首例英烈保護公益訴訟案在淮安市中級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淮安市檢察院副檢察長張劍斌、民事行政檢察處處長唐昕作為公益訴訟起訴人依法出庭。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人民監督員、消防官兵代表、社區群眾代表及媒體記者共50余人旁聽庭審。

2018年5月12日,消防戰士謝勇在淮安市某小區內執行救火任務時不幸犧牲,隨后被批準為烈士、追認為中國共產黨黨員。5月14日,曾云針對謝勇烈士救火犧牲一事在微信群中發表極端性、侮辱性言論,歪曲謝勇烈士英勇犧牲事實。該案發生在英雄烈士保護法正式實施后,造成惡劣社會影響。淮安市檢察院迅速介入、依法履職,在取得烈士近親屬的信任和支持后,5月21日經江蘇省檢察院批準,依法決定對曾云提起民事公益訴訟。經合議庭合議,淮安市中級法院當庭作出判決,支持檢察機關全部民事公益訴訟請求。法院根據民法總則以及英雄烈士保護法的規定,判處曾云于七日內在本地市級報紙上公開賠禮道歉。

檢察機關依法提起民事公益訴訟,有效撫慰了謝勇烈士親人、戰友情感,平復了公眾情緒,向全社會傳遞了尊敬英烈、崇尚英雄的強烈信號,對推動全社會形成捍衛英雄榮光的良好風尚、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發揮了積極作用。該案入選最高檢2018年12月25日發布的第十三批指導性案例。

3.江蘇檢察機關介入昆山“8·27”案件,支持公安機關認定于海明行為屬于正當防衛

2018年9月1日,江蘇省昆山市檢察院對備受社會關注的昆山“8·27”于海明致劉海龍死亡案進行通報,支持公安機關認定于海明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江蘇檢察機關對此案進行了以案釋法,回應社會關切,傳遞出“法不能向不法讓步”的強烈信號,使這一正當防衛典型案例成為人民群眾最好的法治教科書,成為全民的法治公開課。

2018年8月27日晚,昆山市震川路發生的于海明致劉海龍死亡案,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當晚公安機關以“于海明故意傷害案”立案偵查,8月31日公安機關查明了本案的全部事實。9月1日,昆山市公安局根據偵查查明的事實,依據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的規定,認定于海明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決定依法撤銷于海明故意傷害案。其間,公安機關依據相關規定,聽取了檢察機關的意見,昆山市檢察院同意公安機關的撤銷案件決定。

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根據上述規定和查明的事實,檢察機關認為于海明為使本人人身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暴力侵害,對侵害人劉海龍采取制止暴力侵害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其防衛行為造成劉海龍死亡,不負刑事責任。公安機關對此案作撤案處理符合法律規定。

2018年12月19日,最高檢發布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該案入選其中。最高檢明確正當防衛界限標準,就正確理解和適用正當防衛的法律規定向公眾進行了解讀。

4.最高檢就齊某強奸、猥褻兒童案向最高法提出抗訴,最高檢檢察長列席最高法審委會會議發表意見

齊某是一所小學的班主任,在一年多的時間里,齊某將班里多名不滿12歲的女生單獨叫到學校無人的宿舍、教室等地方,甚至帶到校外,進行猥褻或者強奸。他還在晚上熄燈后,以查寢為名,多次到女生集體宿舍猥褻女生。該案中,根據證據,能夠認定他多次強奸2名女生,猥褻7名女生,某省高級法院終審判決認定齊某犯強奸罪、猥褻兒童罪,卻只合并判處其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最高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該判決適用法律錯誤,量刑不當,于2017年3月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2018年6月11日,最高法召開審判委員會會議審議本案,最高檢檢察長首次列席最高法審委會會議并發表意見,凸顯了檢察機關切實發揮法律監督職能、提升嚴格公正司法水平、實現雙贏多贏共贏的理念。

2018年7月27日,最高法作出終審判決,認定原審被告人齊某犯強奸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2018年11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將該案收入第十一批指導性案例并予以發布,以強化對辦理此類案件的指導。

5.最高檢監督一起32年前“詐騙案”,原審被告人耿萬喜再審改判無罪

2018年6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依法再審耿萬喜詐騙案,這是最高法第三巡回法庭成立以來開庭審理并當庭宣判的第一起刑事再審案件。再審中,最高人民檢察院依法指派檢察員肖亞軍、陳雪芬出庭履職。他們認為,原判認定事實錯誤,建議依法改判耿萬喜無罪。法院采納了最高檢檢察員的意見,依法改判耿萬喜無罪。

1986年10月,耿萬喜在經營橘子罐頭過程中因幾方經濟糾紛,被江蘇省濱海縣法院以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耿萬喜不服,走上漫長申訴路。2016年3月3日,最高法指令江蘇省高級法院對該案再審。2017年4月10日,江蘇省高級法院作出刑事裁定,駁回申訴,維持原判。之后,耿萬喜再次向最高法提出申訴。

2018年1月12日,最高檢刑事申訴檢察廳收到最高法第三巡回法庭《關于原審被告人耿萬喜詐騙申訴一案的審查報告》和《征求意見函》。最高檢刑事申訴檢察廳經審查,認為原審裁判認定申訴人犯詐騙罪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原案存在錯誤可能。3月1日,最高檢刑事申訴檢察廳組成臨時辦案組赴江蘇省與主審法官和其他審判團隊成員進行交流座談,與申訴人耿萬喜見面,與出席江蘇省高級法院2016年再審本案法庭的江蘇省檢察院公訴處檢察官進行溝通,閱卷并復印了全部卷宗。出庭前,檢察官認真準備出庭提綱,仔細斟酌,反復修改。

最高法經再審認為,原審被告人耿萬喜在代表其單位為濱海果品公司代購橘子罐頭中,確有夸大履約能力、擅自將貨款挪作他用的過錯。但耿萬喜并未實施刑法上的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行為,亦無非法占有他人財產的目的,其具有一定履約能力,也為履行合同作出努力,且所涉款項已于案發前返還,相關果品公司并未遭受經濟損失,原審認定被告人耿萬喜犯詐騙罪的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應當予以糾正,依法改判耿萬喜無罪。

6.安徽檢察機關加強長江生態環境公益保護,對跨省非法傾倒固廢物案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

2018年7月16日,安徽省蕪湖市鏡湖區檢察院以涉嫌污染環境罪,就社會關注的“1·26”長江安徽段跨省非法傾倒固廢案中李某等12名被告人提起公訴,同時對該起污染案中的12名被告人及9家源頭企業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這在安徽省檢察機關屬首次。2018年12月25日,該案入選全國檢察機關公益訴訟十大典型案例。

2017年1月,李某在無固體廢物處置資質的情況下,成立某環保服務公司,與黃某、張某等人共同實施工業污泥的跨省非法轉移和處置。2017年10月中下旬,李某從江蘇、浙江等9家企業收集工業污泥共計2500余噸,黃某通過聯系運輸船主高某、沈某、張某,先后兩次將污泥運至安徽銅陵長江邊,吳某、林某、朱某、查某聯系浮吊老板潘某,將污泥直接傾倒于銅陵市江濱村江灘邊,造成長江生態環境嚴重污染。經鑒定,傾倒的污泥等固體廢物中含有重金屬、石油溶劑等有毒、有害物質,傾倒區域的地表水、土壤和地下水環境介質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害,造成包括應急監測、應急清運和應急處置等公私財產損失共計790余萬元,生態環境修復費用約310余萬元。此外,被告人李某、黃某、張某等人還涉嫌非法傾倒4410余噸工業污泥未遂。

案件發生后,檢察機關提前介入此案,完善固定了長江生態環境受污染、破壞的證據。同時引導公安機關調查取證,有力證實了涉案企業主觀上存在過錯,客觀上存在違法違規的行為。2018年7月16日,鏡湖區檢察院以被告人李某等12人犯污染環境罪向法院提起公訴,同時對上述被告人及9家源頭企業提起了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要求其共同賠償因非法傾倒污泥造成環境污染所產生的應急處置、環境損害修復、鑒定評估費用等各項賠償共計1302萬余元。2018年10月15日,鏡湖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污染環境罪分別判處各被告人有期徒刑六年至一年零六個月不等,各并處罰金20萬元至1萬元不等。判處涉案9家源頭企業與各被告人在各自非法處置污泥的數量范圍內承擔相應的環境侵權損害賠償責任,并在省級媒體上向社會公開賠禮道歉。目前,涉案9家企業賠償金1302萬元已經全部支付到位。

7.廣東檢察機關抗訴一起致人死亡案件,被告人鐘遠東由無罪改判死緩

2018年6月13日,由廣東省檢察院支持抗訴的一起致人死亡案,經廣東省高級法院終審裁定,維持梅州市中級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判處被告人鐘遠東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判決。該案成為廣東首起一審判決無罪經抗訴改判死緩的案件。

該案發生在2013年10月21日。歸案后,鐘遠東在公安機關7次訊問中僅有1次作了有罪供述,但公安機關通過案發現場的物證與鐘遠東進行比對,確定其就是行兇者。經梅州市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對該案進行審理后,以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宣告被告人鐘遠東無罪,且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梅州市檢察院提出抗訴,廣東省檢察院經審查后支持抗訴,并到案發地補充偵查,排除疑點,多種證據證實鐘遠東在案發時到過案發現場,并與作案工具有直接聯系。檢察官認為,當言詞證據等主觀性證據與客觀性證據沖突時,應當以客觀性證據為準。檢察機關對鐘遠東有罪供述的真實性進行了審查。2016年12月,廣東省高級法院開庭審理鐘遠東故意傷害抗訴案,廣東省檢察院辦案檢察官出庭履行職責。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原審判決認定被告人鐘遠東不構成犯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裁定發回重審。梅州市中級法院于2017年10月25日以故意傷害罪判處被告人鐘遠東死刑,緩期二年執行。鐘遠東收到重審判決后提出上訴。2018年2月,廣東省高級法院開庭審理鐘遠東上訴案。出庭檢察官表示,鐘遠東采用非常殘忍的手段故意傷害弱勢的被害人,造成具有精神病的被害人死亡,后果極其嚴重,犯罪后沒有認罪、悔罪情節,根據刑法規定,應當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幅度內量刑,建議判處死刑。2018年6月13日,廣東省高級法院作出終審裁定,維持了原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判決。

8.浙江檢察機關全面細致核實證據,依法從快起訴“女孩滴滴順風車遇害案”

2018年11月6日,浙江省溫州市檢察院依法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強奸罪、搶劫罪對“女孩滴滴順風車遇害案”被告人鐘元從快提起公訴。該案因為揭開網約車亂象備受關注。

2018年8月24日17時35分,浙江樂清警方接群眾報警稱,其女兒趙某于當日13時,在虹橋鎮乘坐滴滴順風車前往永嘉。14時許,趙某向朋友發送“救命”訊息后失聯。接報后,警方高度重視,立即啟動重大案事件處置預案,全警種作戰,并在上級公安機關的全力支持下,于25日凌晨4時許,在柳市鎮抓獲犯罪嫌疑人鐘元。

案件發生后,溫州市檢察機關第一時間派員赴公安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樂清市檢察院對公安機關提出準確全面研判案件定性、依法規范取證、進一步加大客觀性證據的收集力度等建議。2018年8月27日,樂清市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鐘元依法批準逮捕。10月26日,溫州市檢察院受理審查起訴后,立即組織精干力量全面細致核實證據,于11月6日對被告人鐘元以故意殺人罪、強奸罪、搶劫罪從快提起公訴。檢察機關指控,被告人鐘元因賭博在網絡借貸平臺欠下債務,預謀在從事滴滴順風車業務時伺機搶劫女乘客財物。8月23日,被告人鐘元第一次伺機搶劫女乘客未果。8月24日,被告人鐘元在從事滴滴順風車業務時,通過持刀威脅、膠帶捆綁的方式,對被害人趙某實施了搶劫、強奸、殺人行為,致其死亡并拋尸,應當以故意殺人罪、強奸罪、搶劫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9.適用修改后刑事訴訟法,浙江檢察機關立案偵查一起監獄民警涉嫌虐待被監管人犯罪案件

2018年10月26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決定》。修改后刑事訴訟法第十九條第二款規定:“人民檢察院在對訴訟活動實行法律監督中發現的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非法拘禁、刑訊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犯罪,可以由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

2018年11月26日,浙江省湖州市檢察院依據修改后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湖州監獄民警錢某涉嫌虐待被監管人罪一案立案偵查。該案是2018年10月刑事訴訟法修改后,浙江省檢察機關立案查處的第一起司法工作人員涉嫌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職務犯罪案件。據了解,這也是媒體公開報道的第一起檢察機關依據修改后刑訴法規定查辦的司法人員職務犯罪案件。

湖州市檢察院派駐湖州監獄檢察室在日常檢察中發現監獄民警錢某有毆打服刑人員的行為。經前期調查,并對相關證據予以收集固定后,該院以涉嫌虐待被監管人罪對錢某立案偵查。檢察機關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錢某在執行公務過程中,多次以電警棍電擊以及手銬鎖拷、扇耳光等方式對多名服刑人員實施體罰虐待行為,造成了極壞影響。

10.河南檢察機關堅持抗訴,服刑近十年的申訴人終獲無罪判決

2018年8月,由河南省檢察機關持續抗訴的一起搶劫、盜竊案,經法院審理,申訴人、55歲的河南省鹿邑縣農民陳德起被宣告無罪。

2005年4月,陳德起、丁廣記因涉嫌一起挖洞入室搶劫案被抓。2006年5月30日,被告人陳德起因犯搶劫罪、盜竊罪被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被告人丁廣記因犯搶劫罪、盜竊罪被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判決生效后,陳德起服刑九年零十個月,于2015年2月11日刑滿釋放;丁廣記服刑期間于2006年9月29日保外就醫病亡。陳德起出獄后,一直申訴自己無罪。2016年7月,他向周口市檢察院提出申訴。

周口市檢察院受理陳德起的申訴后,對案件進行了復查,認為該案言詞證據非常矛盾。于是,2017年5月2日,該院向周口市中級法院發出再審檢察建議。周口市中級法院認為檢察機關未提供新證據證明原審判決確有錯誤,對檢察建議不予采納。同年8月9日,周口市檢察院向周口市中級法院提出抗訴。檢察機關根據新掌握的證據復查認為,原審判決認定陳德起搶劫、盜竊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認定陳德起構成犯罪的證據僅有同案犯丁廣記的供述、被害人劉某等的陳述及同號犯人的證言等言詞證據,且供述、陳述本身前后矛盾,與證人證言在重大事實上也不能印證。另據2006年的判決書顯示,丁廣記所稱的同案犯朱某被“另案處理”。但檢察機關對此案進行復查時,發現朱某一直沒有歸案。周口市檢察院提出抗訴后,要求公安機關把朱某抓獲歸案。

2017年12月19日,周口市中級法院以原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撤銷了鹿邑縣法院2006年的判決,將此案發回鹿邑縣法院重新審理。

在案件重審期間,2018年4月,正在山東打工的朱某被警方帶回。朱某到案后明確表示,自己沒有和陳德起、丁廣記一起作過案。同時,朱某還承認了自己曾經和他人一起入戶搶劫的事實。檢察機關認為,現有證據并不能證明陳德起參與了作案。

鹿邑縣法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重新審理該案后認為,該案證據達不到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于2018年8月宣告陳德起、丁廣記無罪。

文稿統籌:本報全媒體記者 鄭赫南 徐日丹 戴佳 史兆琨 閆晶晶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業務咨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捕鱼大富翁红包版 14场胜负彩结果 到底有没有北京时时 1912O期排列五分析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稳定彩票计划群 安徽体彩新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 上海时时开奖视频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公司 黑龙江时时首页 七星彩哪个电视台开奖 中国福利彩票3d开奖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1997彩票下载 天津时时46分开奖结果

© 2018-2019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52467號-3
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曙光西里甲一號B802

大力稅手ios下載

大力稅手安卓下載

29.9元直接咨詢大力稅手App 掃碼下載
14场胜负彩结果 到底有没有北京时时 1912O期排列五分析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稳定彩票计划群 安徽体彩新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 上海时时开奖视频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公司 黑龙江时时首页 七星彩哪个电视台开奖 中国福利彩票3d开奖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1997彩票下载 天津时时46分开奖结果
14场胜负彩结果 到底有没有北京时时 1912O期排列五分析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稳定彩票计划群 安徽体彩新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 上海时时开奖视频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发公司 黑龙江时时首页 七星彩哪个电视台开奖 中国福利彩票3d开奖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1997彩票下载 天津时时46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