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稅爭議】開發商通過招牌掛取得土地、并于2011-2013年按招商協議取得政府支付土地獎勵補償,同時取得市地稅局同意其不作為營業外收入、無需申報繳納企業所得稅;市地稅稽查局2017年5月下達稅務處理決定書,認定需繳納企業所得稅2911.38萬元及滯納金481.91萬元(起算日為2017年2月1日);開發商2017年8月-2018年4月補繳完畢。合并后的國稅稽查局于2018年8月和9月,先后下達催告和強制執行決定書,要求加征萬分之五的滯納金應從稅款滯納之日起算,并扣劃滯納金2176.45萬元。兩審法院認為,國稅稽查局未依法載明加征滯納金計算依據、且加征滯納金應在行政行為作出時即告知當事人

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稽查局、凱迪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稅務行政管理(稅務)二審行政判決書

發布日期:2019-07-03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ba7aa38d-3a8e-457c-a116-aa7f009ab981

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行 政 判 決 書

(2019)皖11行終55號

上訴人(一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稽查局,住所地安徽省滁州市花園路85號,統一社會信用代碼113411MB18838291。

負責人吉霖,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馬小,安徽江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凱迪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滁州市中都大道1555號,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341103556312536D(1-1)。

法定代表人朱啟龍,該公司董事長兼總裁。

委托代理人趙義華,安徽元貞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榮法,北京國楓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稽查局(以下簡稱市稅務稽查局)與被上訴人凱迪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迪公司)稅務管理行政強制一案,不服安徽省滁州市南譙區人民法院(2018)皖1103行初37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9年5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市稅務稽查局的負責人吉霖局長及其委托代理馬小,被上訴人凱迪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趙義華、李榮法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審理查明,2010年8月16日,滁州市招商局(甲方)與凱迪公司(乙方)簽訂一份投資協議書,乙方決定在滁州進行投資。協議約定了投資的數額、項目、占地面積、優惠政策、雙方義務、違約責任等。協議簽訂后,凱迪公司通過招拍掛取得了上述建設用地,并陸續投入資金進行開發建設。2017年5月8日,滁州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作出滁地稅稽處〔2017〕12號稅務處理決定書,載明:我局于2016年12月12日至2017年1月13日對你單位2011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地方稅收及基金、附加申報繳納情況進行了檢查,載明了違法事實……,處理決定如下:對凱迪控股集團有限公司2011-2013年度少申報繳納的企業所得稅29113818.10元,依法予以追繳并從滯納稅款之日起,按日加收滯納稅款萬分之五的滯納金。限你單位自收到本決定書15日內到滁州市地方稅務局辦稅服務分局,將上述應補繳的企業所得稅29113818.1元,以及應按規定加收的滯納金繳納入庫,并進行相關賬務調整。逾期未繳,按規定強制執行。2017年5月9日,滁州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向凱迪公司送達了滁地稅稽處〔2017〕12號稅務處理決定書。2017年8月15日,滁州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作出并向凱迪公司送達滁地稅催〔2017〕1號催告書,載明:“我局于2017年5月9日向你單位送達滁地稅稽處〔2017〕12號稅務處理決定書,但你單位在法定期限內仍未繳清稅款29113818.10元,現向你單位催告,請你單位自收到本催告書之日起十日內到滁州市地方稅務局辦稅服務分局繳納稅款及滯納金。逾期未履行義務,我局將依法強制執行。”

2017年8月25日至2018年4月26日,凱迪公司多次共繳納稅款29113818.1元、共繳納滯納金4819138.04元。

2018年8月9日,市稅務稽查局向凱迪公司送達滁稅稽通〔2018〕10號稅務事項通知書,通知凱迪公司因稅務機構改革,原對你單位開展檢查的滁州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現已變更為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稽查局,將繼續對你單位開展后續的執法事項。2018年8月29日,市稅務稽查局作出滁稅稽強催〔2018〕1號催告書,載明:本機關于2017年5月9日向你單位送達滁地稅稽處〔2017〕12號稅務處理決定書,你單位在法定期限未履行或未完全履行本機關作出的行政決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以下簡稱《行政強制法》)第三十四條、第三十五條、第四十五條規定,現依法向你單位催告,請你單位自收到本催告書之日起二日內履行下列義務:1、繳納自稅款滯納之日起,依法加收萬分之五的滯納金21764504.84元。逾期未履行義務的,本機關將依法強制執行。2018年9月13日,市稅務稽查局作出并向凱迪公司送達滁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決定從凱迪公司交通銀行、徽商銀行等銀行賬戶扣繳滯納金21764504.84元。后作出并向交通銀行、徽商銀行等送達滁稅稽扣通〔2018〕1號、2號、3號、4號、5號扣繳稅收款項通知書,共從凱迪公司賬戶中扣繳21764504.84元。凱迪公司認為市稅務稽查局作出的滁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違反法律規定,侵犯了凱迪公司的合法權益,提起本案行政訴訟。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市稅務稽查局作出的滁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是否合法。《行政強制法》第三十七條規定,經催告,當事人仍不履行行政決定,且無正當理由的,行政機關可以作出強制執行決定。強制執行決定應當以書面形式作出,并載明下列事項:(二)強制執行的理由和依據。市稅務稽查局作出的滁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未載明強制執行的理由,不具備法定形式。滁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中載明: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規定,未寫明強制執行的具體法律依據,屬適用法律錯誤。

《行政強制法》第四十五條規定,行政機關依法作出金錢給付義務的行政決定,當事人逾期不履行的,行政機關可以依法加處罰款或者滯納金。加處罰款或者滯納金的標準應當告知當事人。滁地稅稽處〔2017〕12號稅務處理決定書載明:對凱迪控股集團有限公司2011-2013年度少申報繳納的企業所得稅29113818.10元,依法予以追繳,并從滯納稅款之日起,按日加收滯納稅款萬分之五的滯納金。限你單位自收到本決定書15日內到滁州市地方稅務局辦稅服務分局,將上述應補繳的企業所得稅29113818.10元,以及應按規定加收的滯納金繳納入庫,并進行相關賬務調整。逾期未繳,按規定強制執行。市稅務稽查局作出的滁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未明確滯納金的具體起算時間、計算方式,市稅務稽查局也未舉證證明其向凱迪公司送達或告知凱迪公司滯納金的起算時間和計算公式,其作出滁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決定從凱迪公司賬戶扣繳21764504.84元,沒有依據。

綜上,市稅務稽查局作出的滁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違反法定程序,依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依法應予撤銷。市稅務稽查局應返還從凱迪公司銀行賬戶劃扣的21764504.84元。凱迪公司自行繳納的4819138.04元滯納金,不屬于本案審理范圍。經一審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之規定,判決:一、撤銷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稽查局作出的滁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二、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稽查局于本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內返還原告凱迪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人民幣21764504.84元;三、駁回原告凱迪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50元,由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稽查局負擔。

上訴人市稅務稽查局上訴稱,一、一審法院錯誤理解《行政強制法》第三十七條,該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一審法院認為滁稅稽強扣〔2018〕1號《行政強制執行決定書》因未載明強制執行的理由和依據,未寫明強制執行的具體法律依據,故認定該文書“不具備法定形式、適用法律錯誤”,該認定屬于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理由如下:1、滁稅稽強扣〔2018〕1號《行政強制執行決定書》未載明強制執行的理由,應屬于瑕疵行為。行政強制執行文書載明理由的立法目的在于保障行政相對人的知情權,本案中其在做出該強制執行決定書前,曾送達滁地稅稽處〔2017〕12號稅務處理決定書和滁地稅稽催〔2017〕1號催告書兩份稅務文書,在該兩份文書中詳細闡述了凱迪公司的違法事實、補繳金額和如未按期補繳,需按日加收滯納金等影響凱迪公司程序、實體權利的內容,其認為上述內容的告知已經充分保障了凱迪公司的知情權。即便在滁稅稽強扣〔2018〕1號號《行政強制執行決定書》中未有再次告知強制執行的理由,但因凱迪公司已經明知強制執行的理由,故該瑕疵對凱迪公司的權利不產生任何影響,不能得出其行政強制行為不具備法定形式的結論。2、其已經按照《行政強制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告知凱迪公司行政強制的依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行政強制法》》第三十七條僅規定作出強制執行決定載明強制執行的依據,但并未規定必須注明具體條款,《行政訴訟法》或《行政訴訟法解釋》更沒有規定如果行政法律文書未注明適用具體條款,就屬于適用法律錯誤。二、一審法院認定其應在行政文書中或以其他方式告知凱迪公司滯納金的具體起算時間和計算方式,沒有法律依據。其在滁地稅稽處〔2017〕12號稅務處理決定書和滁地稅稽催〔2017〕1號催告書兩份行政法律文書中均明確告知凱迪公司:從滯納稅款之日起,按日加收滯納稅款萬分之五的滯納金。其認為,該告知已經按照《行政強制法》第四十五條的規定告知了當事人加處罰款或者滯納金的標準。另,本案一審中其代理人已向一審法院解釋了26583642.88元滯納金計算的具體方法并提交了計算清單,一審法院判決書中認定滯納金“沒有依據”,實令其匪夷所思。綜上,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駁回凱迪公司的訴訟請求。

被上訴人凱迪公司答辯稱,市稅務稽查局作出的《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未載明強制執行的理由,不具備法定形式正確,同時該強制執行決定書也未寫明強制執行的具體法律依據、未明確滯納金的具體時間及計算方式,法律適用錯誤,依法應予撤銷。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綜上,請求駁回市稅務稽查局的上訴。

市稅務稽查局在舉證期限內向一審法院提交了下列證據:1、滁地稅稽處〔2017〕12號稅務處理決定書及送達回證,證明其對凱迪公司作出稅務處理決定,于2017年5月9日送達給凱迪公司,并告知凱迪公司可在送達后60日內依法向滁州市地方稅務局申請復議,該稅務處理決定書已經生效;2、滁地稅稽催〔2017〕1號催告書及送達回證、滁稅稽強催〔2018〕1號催告書及送達回證、稅務事項通知書,證明其分別于2017年8月15日和2018年8月29日對凱迪公司依法送達催告書,告知凱迪公司下剩滯納金數額為21764504.84元;因國地稅合并所依據的文件及執法主體變更事項已經送達凱迪公司;3、稅務行政執法審批表,證明其履行了強制執行的審批程序;4、滁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及送達回證,證明其依法對凱迪公司采取強制執行措施并送達給凱迪公司;5、《扣繳稅收款項通知書》(滁稅稽扣通〔2018〕1號)及送達回證、《扣繳稅收款項通知書》(滁稅稽扣通〔2018〕2號)及送達回證、《扣繳稅收款通知書》(滁稅稽扣通〔2018〕3號)及送達回證、《扣繳稅收款通知書》(滁稅稽扣通〔2018〕4號)及送達回證、《扣繳稅收款通知書》(滁稅稽扣通〔2018〕5號)及送達回證,證明其依法扣繳凱迪公司銀行存款合計26583642.88元。其中凱迪公司自行繳納4819138.04元,其扣劃21764504.84元。

法律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稅務稽查工作規程》(國稅發〔2009〕157號)、《行政強制法》、《國家稅務總局關于貫徹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及其實施細則若干具體問題的通知》、《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年第32號)。

凱迪公司向一審法院提交了下列證據材料:1、營業執照、企業名稱變更核準通知書,證明其訴訟主體適格,其名稱變更前為“凱迪控股有限公司”(即其與滁州市招商局簽訂協議時名稱);2、會議紀要,證明滁州市人民政府同意由其到滁州南城新區進行投資開發,并安排滁州市招商局與其簽訂投資協議書;3、投資協議書,證明滁州市人民政府就其參與滁州南城新區項目土地招牌掛給予超出政府收益價部分給予獎勵補償;4、銀行進賬單,證明滁州市人民政府安排財政局下屬單位向其支付獎勵款;5、證明,證明滁州市地方稅務局征管分局同意其就上述獎勵款不作為營業外收入,無需申報繳納企業所得稅;6、稅務處理決定書,證明市稅務稽查局認定滁州市人民政府向其支付獎勵款需繳納企業所得稅及滯納金;7、稅收繳款憑證、企業所得稅納稅申報表,證明市稅務稽查局同意其的滯納金起算日期為2017年2月1日,且其共繳納滯納金4819138.04元;8、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證明市稅務稽查局違反法律和事實作出《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并從其銀行賬戶劃扣滯納金;9、銀行回單,證明市稅務稽查局按照《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金額已經從其銀行賬戶劃扣滯納金完畢,共劃扣21764504.84元;10、欠稅公告,證明市稅務稽查局在行政執法中違反了之前和其達成一致的意見,同時對情形相同的行政相對人采取不同的性質執法,存在執法不公平、瀆職的行為。

上述證據均已隨案移送本院。二審查明的事實與一審一致,對一審查明的案件事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本案系稅務行政強制糾紛。根據雙方當事人的二審訴辯意見,本案的爭議焦點為:市稅務稽查局作出的滁稅稽強扣〔2018〕1號《行政強制執行決定書》是否合法。

行政強制執行,是指行政機關或者行政機關申請人民法院對不履行行政決定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組織,依法強制履行義務的行為。《行政強制法》第三十四條規定,行政機關依法作出行政決定后,當事人在行政機關決定的期限內不履行義務的,具有行政強制執行權的行政機關依照本章規定強制執行。第三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強制執行決定應當以書面形式作出,并載明下列事項:(一)當事人的姓名或者名稱、地址;(二)強制執行的理由和依據;(三)強制執行的方式和時間;(四)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的途徑和期限;(五)行政機關的名稱、印章和日期。”雖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四十條規定,從事生產、經營的納稅人、扣繳義務人未按照規定的期限繳納或者解繳稅款,由稅務機關責令限期繳納,逾期仍未繳納的,經縣以上稅務局(分局)局長批準,稅務機關可以采取相應的強制執行措施,但稅務機關采取強制執行措施時,仍應依照《行政強制法》的相關規定執行。本案中,市稅務稽查局以其在做出該強制執行決定書前,曾向凱迪公司送達的滁地稅稽處〔2017〕12號稅務處理決定書和滁地稅稽催〔2017〕1號催告書兩份稅務文書中詳細闡述了凱迪公司的違法事實、補繳金額和如未按期補繳,需按日加收滯納金等影響凱迪公司程序、實體權利的內容,認為其作出的強制決定未損害當事人合法權益。《行政強制法》三十七條規定的“強制執行的理由和依據”主要包括的是據以執行的行政決定和本條第一、三款規定的強制執行要件。而市稅務稽查局作出的滁稅稽強扣〔2018〕1號《行政強制執行決定書》未依法載明本案強制執行的行政決定,明顯違反法律規定。另市稅務稽查局上訴稱其代理人已向一審法院解釋了26583642.88元滯納金計算的具體方法并提交了計算清單,一審法院判決書中認定滯納金“沒有依據”錯誤。對此,《行政強制法》第四十五條規定的“加處罰款或者滯納金的標準應當告知當事人”,應是在行政行為作出時即向當事人告知,事后提供的計算清單無法證明該行為的合法性。綜上,市稅務稽查局的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判決撤銷并無不當。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0元,由上訴人滁州市稅務稽查局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司金虎

審判員  王忠良

審判員  蘇春琴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

書記員  周 楊

附本案適用法律條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

第八十九條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的,判決或者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裁定;

(二)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錯誤或者適用法律、法規錯誤的,依法改判、撤銷或者變更;

(三)原判決認定基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或者查清事實后改判;

(四)原判決遺漏當事人或者違法缺席判決等嚴重違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銷原判決,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

原審人民法院對發回重審的案件作出判決后,當事人提起上訴的,第二審人民法院不得再次發回重審。

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需要改變原審判決的,應當同時對被訴行政行為作出判決。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業務咨詢:第三只眼 1314 660 2942

捕鱼大富翁红包版 江苏11选任五推荐 体彩20选5app IG赛车人工计划 时时彩走势图五星分布图 赛车app下载 pk直播记录 宁夏11选5的台子推荐一个 秒速飞艇欢迎 福建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快3必出两码 玩五分彩票哪个平台好 时时缩水工具 乐趣棋牌平台 极速时时直播 韩国房价均价 足彩竞彩推荐预测

© 2018-2019 北京大力稅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52467號-3
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曙光西里甲一號B802

大力稅手ios下載

大力稅手安卓下載

29.9元直接咨詢大力稅手App 掃碼下載
江苏11选任五推荐 体彩20选5app IG赛车人工计划 时时彩走势图五星分布图 赛车app下载 pk直播记录 宁夏11选5的台子推荐一个 秒速飞艇欢迎 福建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快3必出两码 玩五分彩票哪个平台好 时时缩水工具 乐趣棋牌平台 极速时时直播 韩国房价均价 足彩竞彩推荐预测
江苏11选任五推荐 体彩20选5app IG赛车人工计划 时时彩走势图五星分布图 赛车app下载 pk直播记录 宁夏11选5的台子推荐一个 秒速飞艇欢迎 福建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快3必出两码 玩五分彩票哪个平台好 时时缩水工具 乐趣棋牌平台 极速时时直播 韩国房价均价 足彩竞彩推荐预测